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6-02 22:31:29

                                                          托养中心有20名护士,每6个护士负责一个病区,负责照护33名患者。每天,护士要负责给患者做口腔护理、尿道口护理、翻身拍痰、吸痰、喂饭。周二会为患者刮胡子、剪指甲,泡脚,周四为病人换洗床单,每2-3天帮病人排一次便,植物人没有自主排便能力,排便时,护士会先用开塞露,然后用手取出排泄物。

                                                          陈怡告诉记者,当时的她还无法接受,一种往日只存在于影视作品中的疾病突然降临到了自己家人头上,而这个人偏偏是自己的母亲。她记得出事前,母亲打给她的最后一次电话中还说,自己正在医院排队,马上就到了。闲暇时,母亲会去跳“国标舞”,这是一种对舞步要求非常严格的舞蹈,母亲跳得极好,是很多舞友的教练。

                                                          陈怡和她的母亲。受访者供图

                                                          “大家不是不了解,而是不愿意去了解这个群体。”一位专注于植物人治疗的医生说,植物人大多散落在底层,基本是被放弃的一群人。

                                                          肖文的妻子凯丽已提起离婚诉讼,并申请更改回她原来的姓氏。她还要求获得他们在明州和佛罗里达州温德米尔市房产的全部权利和所有权。

                                                          照顾植物人五年,温静和很多患者家属打过交道,她说,把病人送过来的家属一般都经历了“绝不放弃”的治疗过程,家里实在照顾不了,又希望让病人多活一天是一天。有一个北京的孩子,今年14岁,在学校上体育课时突然晕倒,被诊断为缺氧缺血性脑病,医生告诉家长,孩子再也不可能醒来,父母为了生活只能把孩子送到这里,“他爸偶尔来一次,看一眼就出去,实在受不了。”也有一位局级干部,在医院住了两年,最终来到这里。

                                                          相久大希望,托养中心能成为一个为家属解决后顾之忧的地方,家属把亲人送来后可以安心回归正常的工作生活。他很认同台湾一家植物人社会福利机构的理念,“安养一个植物人,就是安抚一个家庭”。

                                                          有一天,护士问她,“你的头发一年之内怎么白了这么多?”她回过神来,没有感到意外。这只是身体外表的变化,更隐蔽的创伤只有她自己知道:母亲出事两个月后,她就绝经了。

                                                          相关医学专家告诉记者,目前,植物人促醒的治疗手段主要是神经调控治疗,也是国际上目前相对有效的治疗手段。其中应用最广的是深部脑刺激和脊髓电刺激手术,其原理都是通过在患者体内植入电极,刺激患者大脑活动,改善其神经活动状态,又被称为“大脑起搏器”。据了解,目前在中国,专门进行植物人促醒的科室,包括何江弘团队在内,不到10家。

                                                          “这些年的损失无法计算。”老宦说,体力上的消耗还可以承受,但精神压力不是他所能控制。他记得一次外出中,他开着车,从南三环一直哭到了南五环,“不知不觉就哭了,很痛苦。”